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14

山东神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文化传媒,影视摄制,广告宣传,软件开发,会务服务,电子商...

网站公告
欢迎登陆神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神视天下,传承文明,我们竭诚为您服务!
新闻中心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神祥山
  • 电话:0539-7123056
  • 邮件:gvcm001@126.com
  • 传真:0539-7123056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首页 > 公司相册 > 龙生九子,你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都在哪里吗?
公司相册
1 / 9

龙生九子,你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都在哪里吗?

日期:2022-03-14    点击:4270   查看原图    全部图片



« 上一张



下一张 »

详细信息
  

001龙

是中国(包括朝鲜、日本、越南、柬埔寨等)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,为百鳞之长。

大家都知道龙有九子,而且相貌各异,

今天上品给大家普及一篇

关于龙的孩子

还有它们的母亲……

老大囚牛(qiúniú)

1老大囚牛(qiúniú)

形状为有鳞角的黄色小龙(所以可能这个是和母龙生的),喜音乐,蹲立于琴头。

平生爱好音乐,它常常蹲在琴头上欣赏弹拨弦拉的音乐,因此琴头上便刻上它的遗像。

这个装饰现在一直沿用下来,一些贵重的胡琴头部至今仍刻有龙头的形象,称其为“龙头胡琴”。

老二睚眦(yázì)

2老二睚眦(yázì)

龙头身子和豺狼差不多,母亲是俊美的豺狼。

性格好斗,平生嗜杀,动不动就刺刀见红,作为“优秀打手”,垄断了钢刀上的环、柄以及吞口。人们笃信,有这家伙护佑,必能在沙场上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。

为了显示皇家威仪,睚眦还被请上仪仗队以及宫殿护卫的武器,很有点“姜太公在此,诸神让位”的霸悍之气。

老三嘲风(cháofēng)

3老三嘲风(cháofēng)

这个酷似野兽,据说他妈叫凤凰。

这个家伙是个“满街腿儿”,有个非常古怪的爱好,喜欢登高爬险,满世界张望。

这类“特殊人才”,也可派上大用场,他被古代建筑师相中,安排到宏伟殿堂的飞檐上。

皇宫寺院飞檐上的走兽,就是嘲风,不仅象征吉祥和威严,还具有威慑妖魔、清除灾祸的神气力量。

老四蒲牢(púláo)

4老四蒲牢(púláo)

喜欢大声吼叫,怎么看母亲都应该是癞蛤蟆。

他长得最像父亲,意气风发受击就大声吼叫,充作洪钟提梁的兽钮,助其鸣声远扬。人们就把它安在钟上,大多是蒲牢的形象。

据说它是住在海滨的,但却十分怕鲸鱼,一旦鲸鱼发起攻击,它就会吓得乱叫。故人们把木杵造成鲸的形状,以令铜钟格外响亮。

老五狻猊(suānní)

5老五狻猊(suānní)

喜静不喜动好坐又喜欢烟火,母亲是狮子。

佛祖见它有耐心,便收在胯下当了坐骑,因此佛座上和香炉上的脚部装饰就是它的遗像。

老六赑屃(bìxì)

6老六赑屃(bìxì)

喜欢负重碑下龟是也,母亲是乌龟。

相传上古时它常背起三山五岳来兴风作浪,后被夏禹收服,为夏禹立下不少汗马功劳。治水成功后,夏禹就把它的功绩,让它自己背起,故中国的石碑多由它背起的。

老七狴犴(bì'àn)

7老七狴犴(bì'àn)

又名“宪章”,形似猛虎,母亲是老虎。

他有威力,最爱管闲事,尤其喜欢提别人打官司,所以,衙门和监狱都拿他的形象做装饰。

狴犴天生就是“大法官”的材料,他仗义执言,明辨是非,眼睛里不揉沙子,谁也甭想跟他拉关系、套近乎。再加上它正义凛然的亲民外表,谁都对他敬畏三分。

难怪监狱门楣和公堂的“肃静牌”、“回避牌”上,处处都有他虎视眈眈的眼睛——公生明,廉生威呀!

老八负屃(fùxì)

8老八负屃(fùxì)

他长得也很像父亲,这个查了很久,民间叫他王八龙。负屃则迷恋诗词歌赋、文章书法,他是兄弟九个当中的 “秀才”。

既然和文学艺术亲近,负屃便甘愿化做优美、典雅的图案去衬托世间的文学精品。他往往盘绕在木刻、石碑两侧,成为装点锦绣文章的图腾。

老九螭吻/鸱尾(chīwěn/chīwěi)

9老九螭吻(chīwěn)鸱尾(chīwěi)

龙子中的“老疙瘩”,母亲一种鱼类。大嘴巴,好像吃不饱似的,喜欢吞东西。

螭吻水性极好,且有镇邪避火的功效。佛教,将他安插在雨神宝座下,据说,可以灭火。民间将他作为“吞脊兽”,安在屋脊两头,以期消灾灭火。

当然,有的朋友可能会奇怪,为何貔貅不是?其实,它只是一个古代神兽而已;还有饕鬄也不是,缙云氏之子,是炎帝一派的。
民间普遍流传「龙生九子不成龙,各有所好」的传说:所谓“龙生九子”,并非龙恰好生九子。

002龙

“龙生九子”的说法大抵盛行于明代。在明代,人们汇集了古代各种文献中的多种怪异的兽形而演化为龙,俗称神兽、瑞兽,把它们安插在民间传统建筑的器物上或重要场所,来装饰纹样,让其“各司一职”,孕育吉祥,免祸消灾。

 

明代一些学人笔记,如陆容的《菽园杂记》、李东阳的《怀麓堂集》、杨慎的《升庵集》、李诩的《戒庵老人漫笔》、徐应秋的《玉芝堂谈芸》等,对诸位龙子的情况均有记载,但不统一。

责任编辑:神祥山